孟子谈“知言”

孟子曰: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

孟子谈知言,见于《孟子·公孙丑》。公孙丑向孟子请教:何谓知言?”孟子曰: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孟子对学生的问题很自信,他说:偏颇的言辞,我知道它欺瞒的地方;浮夸的言辞,我知道它失陷的地方;邪异的言辞,我知道它偏离正道的地方;搪塞的言辞,我知道它理屈词穷的地方。显而易见,孟子所谓知言,实际上就是辨别言辞是非善恶的能力。孟子自称对于片面的、过分的、歪曲的、闪烁的言辞都能看清它们的猫腻,知其蒙蔽、沉溺、叛离、辞屈理穷的实质所在。孟子在这里警示我们,一切不可被诐辞、淫辞、邪辞、遁辞,蒙蔽了双眼。《孟子·离娄》又云:言无实不祥。他老人家语重心长地教喻我们的还是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好!

孟子不仅讲过何谓知言,他甚至还讲过如何才能知言。孟子说:仁则荣,不仁则辱。今恶辱而居不仁,是犹恶湿而居下也。如恶之,莫如贵德而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国家闲暇,及是时,明其政刑,虽大国,必畏之矣。(《公孙丑》)在孟子看来,唯有知道、知言,方能明晰言辞之是非善恶。孟子这里的知道,不是一己之见,而是通达、显现人之本心的仁义礼智。知道,是一个秉持圣教,存心养性,收其放心的过程,亦是一个遏恶意之既萌、扬善念之未生的过程,欲知言必须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