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大丈夫人格

孟子曰: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在先秦时期,理想的人格有好几个不同的观点。孔子,他倡导建立一种君子式的人格,老子追求圣贤式的人格,庄子是隐士型的人格。荀子是精英式的人格,他会教你做一个称职的,让领导喜欢的精英。而孟子给我们树立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格理想呢?就是大丈夫人格。

  在孟子看来,一个真正的大人,一个真正的人格,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有一天,有人跟孟子讲,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特别厉害,一个是张仪,一个是公孙衍。孟子那个时代非常了,同时代的庄子、商鞅、苏秦、张仪,在今天看来个个都是人物。为什么这个人给孟子讲张仪、公孙衍是大丈夫呢?因为他们一旦发怒,天下就震动,可见这几个人多厉害。孟子却反问:这种人就叫大丈夫了吗?真正的大丈夫是什么呢?“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只有做到这一点,才叫做大丈夫。这是孟子给我们中华民族塑造的人格精神,这种人格精神是我们民族的个性,是中华民族的风度和气质里面及其重要的精髓。一个有文化的民族,一个有历史的民族,一定是有这种气质和精神的民族,这种气质、精神风貌,一定和我们这个民族里面最早的这些先知们的文化塑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