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很个性

孟子曰: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有人说,孔子是一个脾气好的人,见谁都很谦恭,孟子是一个个性的人,这种个性也表现在他的生活中,举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

有一天早晨,孟子的心情比较好,就跟他的学生说,我今天准备上朝,去见见齐宣王。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就要出门的时候齐宣王派了两个人来请孟子。这两个人告诉孟子:国君昨天就想到住处来拜见你,但是很不巧,昨天我们齐宣王感冒了就没有来。不知道孟先生今天上不上朝,我们齐宣王今天想见到你。这个意思就是,不是叫你去,也不是请你去,而是问你愿不愿意去。孟子本来就准备去的,可是现在孟子说:对不起,我也感冒了,不去。孟子认为:我自己去表示是我自己的愿望,你叫我去那等于说是我要接受你的使唤,这是原则问题。

今天使唤我一下我去了,明天使唤一下我又去了,使唤三次以后就成习惯了,那不行!所以,孟子说,你不要以为端你的饭就是你的部下。我是你的老师,我在这里呆着,享受这个待遇,是因为我觉得宣王这个小子还可教,哪一天我觉得你教不好了,我就走了。所以,不是你给我面子,是我给你面子。这就是孟子对齐宣王的态度。

到了第二天早晨孟子又穿戴整齐了,又准备出去了,一个邻居死了,他要去吊唁。他的弟弟说,你昨天说感冒了,今天你又要去吊唁,这样是不可以的。孟子却说我昨天感冒,但是今天我好了,不能出去吗?

  众人都在批评孟子不尊重齐宣王。可孟子认为,在齐国所有的大臣里面,自己是最尊重齐王的,他们才是不尊重齐王的。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仁义道德是好东西,那些大臣见了齐王之后都不谈仁义道德,而是谈吃喝玩乐呢?所以,这些人骨子里面是不尊重齐王的。而孟子每次见到齐王只跟他谈仁义道德,可见,孟子才是最尊重齐王的。孟子这么一说,我们会发现他真的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