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其实很寂寞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

孟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而思想者的寂寞就是其价值没有被发现,受到冷遇。

孟子生存的战国时代,弱肉强食,统治者需要的是富国强兵、攻城略地、纵横捭阖,当然不会接受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民事不可缓也”(《孟子.滕文公》)的主张。

孟子的仁政思想处处都体现着他忧国忧民的仁心。在那战乱纷飞、暴力充斥的年代,这位儒家学派的“亚圣”要从法家的血腥中抢得一丝仁爱的地位,不容易呀!孟子的寂寞在与他站得比别人高,看得比别人远。孟子是正人君子的典范,他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人皆有之的“本心”。所以孟子一生讲原则,“生而有不用也,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决不做苟且偷生之事。他大义凛然,面队万钟的丰厚条件,毅然不取分文;他一生两袖清风,不求宫室之美,不爱妻妾之奉。他一生朴素,虽然壮志未酬,但却真正做到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孟子生前寂寞,在他身后甚至还寂寞了一千年之久,直到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扬雄和赵岐对《孟子》的推崇,孟子才遇到了知音。后来韩愈《原道》的问世,孟子才真正走出寂寞的岁月。他如一杯美酒,虽历千年,却愈品愈醇;他就像那一轮明月,时间再久,依然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