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义利之辨的永恒真理

利益永远不是人类追求的第一目标,这是极其重要的观点。人类最重要的排在首位的是道德文化而不是利益,这便是永恒的真理。

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人都追求的,但不通过正道获得,则不取。追求利益没有错,只不过利益永远是第二位的。孔子在《论语》里仁篇里曾经说过非常概括而经典的一句话:“放于利而行,多怨。”即完全放纵用利益来指挥社会,指挥人们的行动,结果一定会招致更多的怨气甚至怨恨。

孔子的话过于简略,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孟子时期金钱的诱惑更大,全天下的拜金主义更加严重。我们翻开《孟子》一书,第一篇是《梁惠王·上》,第一章便记载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故事。孟子去见梁惠王,梁惠王说:“老先生,你不远千里而来,也是将要对我国有利吧?”

孟子立即回答说:“大王何必说利,只要有仁义也就行了。大王说‘怎么有利于我国’,大夫说:‘怎么有利于我家’,士人和庶人说,‘怎么有利于我自身’,上下交互争取利益,国家就危险了。仔细琢磨,孟子的这番话很有针对性,实际也是对当时全天下局势和弊端的高度概括和深刻的解析。杀害国君者必定是大夫,这一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极其尖锐的看法,对于国君威胁最大的不是百姓而一定是国君身边的重臣或权臣。如果国君只是强调利益,那么大臣最大的利益是弑君篡位,接近上级领导的人最大的利益便是取而代之。这样,社会和官场便会充满陷阱和机关,哪里会有正义和公平。

时代在发展,人们只要活着就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物质基础便是利益所在。那么,追求正当的物质利益是生活所必须,故追求利益本身不错,这一点必须说清楚。但是,追求利益的前提是正义。正义虽然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人人心里都明白,“义”者,“宜”也,宜是适宜、合适、应当的意思。孔子弟子樊迟问仁。孔子回答说:“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其实这个回答既是仁的问题,也是义的问题。“先难而后获”即先劳动后获得报酬的意思,这种获得就是应该的,适宜的,就是“义”。

利益永远不是人类追求的第一目标,这是极其重要的观点。人类最重要的排在首位的是道德文化而不是利益,这便是永恒的真理。我们深思古今中外的历史,便会深刻理解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