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在香港成立孟子學院? 謝緯武院長

Screen Shot 2016-04-11 at 3.51.37 PM

謝緯武院長

        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孟子學院正式成立了,首先讓我們共同熱烈鼓掌慶賀!

        我今天主題演講的題目是:為什麼要在香港成立孟子學院?

        香港孟子學院是黃祉穎女士創辦,孟子後裔第七十五代孫、全球孟子學院院長孟小紅女士全力支持。籌備甫展開,內地及香港知名學者、文化界一眾友好、社會賢達踴躍參與,僅僅一個月,一呼百應,孟子學院以矯健的步履登上了香港社會的文化舞台,是何原因?

        香港文化人熱愛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正在為民族偉大復興奮鬥的祖國。中國是世界文明古國,是世界古代四大文明唯一存在的實體,是原始文化體系最為龐大和豐富的國家,是世界上唯一能夠提供人類起源的連續性文化證據和擁有多個原始文化起源中心的國度。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在五千年以上。中國和中國文化屹立於世界之林,一脈相承,歷久而彌新,自強不息,承繼創新,振作展翅,征戰在復興路上。獅子山下兒女怎不牽掛,太平山上驕兒豈可袖手?此其一。

        香港文化人對自己既古老又青春的中華文化情有獨鍾,對中華傳統文化倍加愛護。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智慧的結晶和精神面貌的體現。我們的文化自成體系,獨具特色,璀燦奪目,引領我們民族躋身於世界強國的行列;今又順應時代大勢,揚我文化之優長,取外來文化之精華,融先進科技為己用,拒西化而走我獨特發展之大道,愛傳統而開闢引領萬眾創新之新局。此為二。

        香港文化人思想開放,善於獨立思考,認為兩千多年前春秋戰國的諸子並起,學派林立,百家爭鳴,空前繁榮的文化氣象,産生了四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五經(《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春秋》),以至《老子》、《荀子》、《莊子》、《墨子》、《韓非子》等等中國的文化典籍,不但是中國文化光彩奪目的歷史遺產,也是世界文化史上獨一無二的奇葩。今天應對各學派的學術思想、師承流變、歷史影響,進行更深入研究。尤其是對“仁者愛人”的儒家思想,對全面發展儒家學說的孟子的“仁政學說”、“制民之產”的主張、民為邦本的思想、性善論的“四端”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恥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等更要正本清源,從源頭上弄清楚,遙契古代聖賢之心志,正確理解經典的原意,把握經典的本意。要反本開新,即返回本源,返回中華文明之源頭,追本溯源,尋求中華文明和儒學真精神,要在吸收人類一切先進文明成果的基礎上,開闢儒學,開闢中國文化的新時代、新天地。此為三。

        上面所講的香港文化人熱愛祖國、熱愛中華文化、熱愛中華傳統文化三點,是香港孟子學院能以較快速度又較穩健步伐成立的直接原因。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

        下面講兩個較深層次原因。這是歷史與現實都曾有激烈爭議的文化思想學術問題。請各位先進、同人和各界人士有以教我,共同參議。

        一、中華文化的屹立不倒,傳統文化的根深葉茂,孔孟儒學的常青不老,我們文化的深遠流長、根底深厚、凝聚力強、和合力大、擁有融化外來文化卓越功能的特性,有對人類進步、對世界和平發展作出更大貢獻的渴望,是今天我們成立香港孟子學院的根本性深層原因。

源遠流長 根底深厚

        先講源遠流長、根底深厚。孔子思想、孟子學說是二千五百年前至五千年間中國祖先集體智慧的總結,是上古文化在西周的一個集大成,“集”中國上古以來文化的“大成”。《孟子‧盡心()》第三十八章說,由堯舜到湯有五百多年,由湯至文王又有五百多年,由文王至孔子又是五百多年。而孔子至孟子有一百多年,黃帝至堯舜是上千年。所以孔子是集其之前二千五百年文化精髓之大成。《中庸》說孔子“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就是指孔子思想是承傳堯、舜、禹、文、武、周公之業績,即對上古歷史文化作了反思和總結,將歷史經驗理論化、體系化。如果說周是上古文化的集大成,主要是指集制度之大成,那麼孔子集上古文化之大成,則主要是指集思想學術意義上的大成。

        《孟子‧萬章()》道“孔子之謂集大成。”趙岐注:“孔子集先智之大道,以成己之聖德也。”這個“注”含大義,說明孔子思想是“集先聖之大道”,並非只是孔子的個人思想,而主要是集孔子之前先聖們兩千多年文化思想之精華於己身。孟子不但全面繼承孔子思想,而且發揚光大,作了重大發展。所以孔孟之道才有影響中國歷史文化兩千多年的強大而持久的威力,甚至影響全球。19881月在巴黎召開的全世界諾貝爾獎金獲得者會議,在其宣言中呼籲:“如果人類要在21世紀生存下去,必須回頭2540年,去吸收孔子的智慧。”

凝聚力強 和合力大

        再講凝聚力強,和合力大。中國文化基因茁壯而久遠,深植於廣闊的神州大地,有孟子所說的“善養吾浩然之氣”,有堅持正義、追求真理、正道直行的精神力量,又有孟子所提倡的“富貴不能滛,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崇高人格、民族氣節,文化的凝聚力焉不強大?“五四”新文化運動“打倒孔家店”的歷史巨浪衝擊,文革“破四舊” “橫掃牛鬼蛇神”,“批林批孔批周公”的浩劫,以及改革開放期間“全盤西化”思潮的洪水濁浪的凶險,反而激發中國文化傳統的優秀基因復甦變活,以其強大的和合力適應時代需要,今天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奪取民族復興的偉業上再次展示其忠誠和力量。

        當代中國文化史和當今文化動態證實我們所言非虛。

        毛澤東主席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說明馬克思列寧主義並非中國文化,而是從德國、英國、俄羅斯來到中國的西方文化。但是,毛澤東為首的老一代革命家、思想家頂住了其時國際共產代表及左傾機會主義壓力,將之中國化。中國化是什麼概念?從文化思想來看,就是將馬列原理、精神的外來文化,融入中國文化、中國社會生活中,變成中華文化組成部分。這個被融入中國文化的馬列精神文化,即馬列中國化的文化,就稱為毛澤東思想。

        毛澤東思想,不是外來文化,而是中國文化,而且是當代中國文化的核心成分。毛澤東本人是被公認的中華傳統文化優秀成分的集大成者,他和他的團隊以其強大的中華傳統文化功力消化吸收了馬列這一外來思想文化的精華,把中華文化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國際新高度,僅僅用28年時間就創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改變了世界格局,展示了當代中國文化強大威力。

        鄧小平若沒有相當深厚的中國文化底蘊,若沒有深刻領會作為中華文化內涵及核心的毛澤東思想精神的深厚功力,他就不可能帶領中共第二代從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開闢中國改革開放新時期,提出“一國兩制” 這一史無前例的構想,並進而定為國策方針,直到制訂了香港特區基本法。人們將其思想理論和實踐,稱之為鄧小平理論。

        如果認真閱讀及理解習近平十八大以來的系列講話及其率領的團隊一以貫之的施政作為,就一定會看出這位當年上山下鄉知識青年靠拼搏實幹和勤奮學習而能在當代中國文化核心上有重大創造性貢獻,有適應時勢的創見,有甚得人心的雄韜膽略。究其文化根底,仍然是由於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功力,對當代中華文化核心和靈魂的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有透徹的理解、本質的認識,因而能揮灑自如。

        所以對中國傳統文化、孔孟學說的學習研究,與中國革命和建設、與人類進步和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孔子學院的遍地開花,今天香港孟子學院的創建是時勢發展的需要。

可創造價值的正能量軟實力

        二、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中國傳統文化主幹的孔孟學說,是能夠與當代先進文化相適應、相融和的,是可以與發展迅猛的現代社會、國家策劃的宏偉鴻圖、十三五規劃相配合,為中國的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所需要的,是跨越時空、超越制度、可創造價值的正能量、軟實力;中國傳統文化應當可以為提高中國文化在普世價值觀、核心價值觀命題上的話語權,提升在世界文化發展方向上的話語權作出貢獻的。

        習近平主席今年10月下旬訪英時,在英國議會的演辭中突破了我國學術界多年來自設的禁區,糾正一些學者長久以來所作的學術誤判,向英國議員們指出:在中國,民主法治自古有之。約四千年前,就有民為邦本,本固邦興的說法。兩千多年前就有了法典。現在中國人民正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既吸收中華法治的優良傳統,也借鑑各國法治的有益做法。

        四書五經是儒家文化經典。習主席引用了古老的《尚書‧五子之歌》的民本主義的經典之言,挖掘了古經典中對當代有超時空價值的文化精華。《孟子‧盡心()》關於“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鮮明的人道主義佳句,早已為我國歷代人民 所傳誦。但學術界長久以來由於受西方文化影響之故,不乏貶斥之論見,公道嗎?

制民之產”新版施行

        今年10月下旬,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的 “十三五規劃建議”,要求於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即中共成立一百年時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如果我們從文化思想上考究,說這與孔孟儒教追求的 “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相通,是孟子孜孜以求的“制民之產”主張二千五百年後之新版施行,不是很符合文獻記述,符合歷史與現實的真實麼?

        《禮運篇》論到“天下為公”及“大同”時,提出“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人不獨親其親,獨子其子。使老有養,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也要求有“盜竊亂賊而不作”、“外戶不閉”的社會良好景象。

        講到“小康”,要求人人必須以禮義為紀,以親屬為依歸,和睦相處,人人相愛,各有所安。

        《孟子‧梁惠王()》第一篇的三章、七章,是保民、富民人道主義佳作。孟子夢寐以求的是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提出“五十者可以衣帛”,“七十者可以食肉”,“八口之家可以無飢”,“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

        可見,在民生保障,小康生活追求上,古今有相通之處,孔孟儒家思想對今天而言是正能量,香港實行全民退保應是儒家所指的民生發展方向。

        一個國家或社會的核心價值和普世價值問題,是一個闗係全局的重要命題。中國傳統文化、孔孟學術有助於當代思考這個命題。

        核心價值觀是二十世紀末期的舶來品,最早出現於1994年美國學者《基業長青》一書中。作者指出:“核心價值就是組織擁有的區別於其他組織不可替代的、最基本、最持久的那部分組織特質,是組織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原因,是一個組織DNA中最核心的部分”。如何定,誰來定?

定於一”的核心價值

        且舉一例評議之。國家統一、“一國”原則,應當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應當同時列入普世價值,因為這是核心價值、普世價值未出現前,歷代中國人就已尊崇的共同價值,古今相通。

        《孟子‧梁惠王()》第一篇六章,孟子提出其關於“定於一”,即統一的政治理想。這是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前一百年提出的。天下統一成為一個國家,是包括孟子在內的古代中國有識之士的共識,其後發展為戰國末期各諸侯國人民共同價值觀。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大一統”思想更是深入人心。應該說,統一,即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二千多年直到現代中國社會的共同核心價值。

        香港特區《基本法》“序言”,第一條、第十二條都有明確規定,而且該些條文在這部憲制法律框架中處於最重要、最突出位置上。《基本法》是“一國兩制”國策方針的具體化、法律化,“一國”原則是香港特區存在的前提,為什麼不列入核心價值呢?

        聯合國憲章,聯合國多個決議,均把一國的主權原則放在最重要位置。可見“一國”原則亦應當是普世價值觀。

        但香港社會至今未確認。國際法上雖有一條主權原則,但社會文化思想上,並未把這一原則列為核心價值或普世價值,是何原因?這涉及一個所謂話語權問題,文化思想領域的主導權問題。

《尚書》人本主義最早面世

        《孟子》一書告訴我們: 中國思想家的人本主義思想比歐洲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提出社會生活,以人為中心取代以神為中心的人文主義,早了二千多年。《尚書》人本主義是世界上提出最早的,比歐洲的提出早得多,早了三千多年!

        近現代西方政治體制中的自由、民主和人權等概念,被視為資本主義制度的原則,產生於十八世紀。而中國先人提出民主、人權思想比之早一千多年。

        所似,我們孟子學院成員要加強學習研究,要以古文獻為據,以史料為據,以變化發展中的中國事實為據,充分說理,提升我國話語權,讓全世界正確地認識中國歷史、中國現實、中國文化的真正面貌,促進世界的和平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