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對人性善的終極證明》上海開放大學 鮑鵬山教授

                               上海開放大學        鮑鵬山教授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論壇上的發言

       【鮑鵬山,文學博士,學者、作家,央視百家講壇主講嘉賓,主講《鮑鵬山新說水滸》、《孔子是怎樣煉成的》。《光明日報》、《中國週刊》、《儒風大家》、《美文》、《中學生閱讀》等報紙雜誌專欄作家。主要從事中國古代文學、古代文化的教學與研究。出版《風流去》、《孔子傳》、《孔子如來》、《中國人的心靈:三千年理智與情感》、《先秦諸子八大家》、《論語導讀》、詩集《致命傾訴》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選入人教版全國統編高中語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編的各類大學、中學語文教材。20139月,創辦浦江學堂。20143月,創辦花時間讀書社

上海開放大學鮑鵬山教授發表演說

         我們知道“人性善”是孟子一生特別要解決的重大問題,而且“人性善”並非是孟子一個人的問題,“人性善”可以說是整個人類的一個問題,尤其是沒有全民宗教信仰作為道德支撐的中國的一個問題。所以,孟子的“人性善”問題絕不僅僅是一個哲學問題,也是解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倫理道德的依據的問題。

         但有一個小小的遺憾,在孟子所有的論述從字面上來看,我們確實可以發現孟子實際上並沒有很有效的從事實的邏輯的角度證明“人性本善”。為此,多年以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叫做《孟子的邏輯》。我認為孟子在證明“人性善”的過程中的邏輯的運用是有問題的。比如說,孟子曾用比喻的手法來證明“人性本善”,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叫“人無有無善,水無有不下”,這句話是節自《告子》所用的比喻。告子是說人性沒有善惡,善惡是後天習得的,是後天環境的影響。那麼,告子為了說明這個觀點,告子說人性不分善惡,就像水不分東西一樣,決諸西方則西流,決諸東方則東流。實際上,我覺得告子用這樣的比喻來說明他的觀點本身並沒有特別大的錯誤,但是孟子接過他的話來證明“人性本善”可能在邏輯上就有問題了。當然,孟子也有他機智的地方,他很快抓住了告子這句話中的一個重大缺陷,他說“水信無分於東西,無分於上下乎?”。水確實不分東西,但水不分上下嗎?他抓住了告子對水的表像判斷上犯的實質性的一個錯誤,水往西流往東流不是本質,而是往下流才是本質。這點可以說孟子用這種辦法來駁斥告子的觀點是十分成功的。但孟子接著用水永遠往下流來證明人的本性是向善的這一點在邏輯上的關聯性存在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曾經說,那我們把孟子的話改動一個字,將“人無有無善,水無有不下”改為“人無有無惡,水無有不下”倒更貼切,水往下流便很下流和人性的惡很相似。所以孟子的這個證明實際上是無效的。而且孟子除了這樣的證明之外,孟子還用了類推的證明方法,比如說他認為人的眼睛、耳朵、嘴巴有共同愛好,然後推導出人心也有共同愛好。這本身就有了問題,並且在通過人的眼睛、耳朵、嘴巴有共同愛好推導出人心也有共同愛好這個不太穩當的結論後,孟子接著又說人心所共同的愛好就是“義”,這個結論是非常武斷的。假如孟先生此時此刻在就在我身邊我想跟孟先生開個玩笑:我們今天可以做個試驗,我覺得即使人心有共同的愛好,我想大多數愛好的是“利”,而不是“義”。可以等結束後,大家可以從這個門出去,也可以從那個門出去,兩個門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這個門出去每個人領把掃帚去打掃衛生,那個門出去每個人領一個紅包然後回家吃飯,我想可能從那個門出去的人會多一點。所以我說孟子從事實邏輯方面去證明人性本善是不大靠得住的。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我想這麼簡單的一個邏輯上的問題孟子本身一定是認識到了,但是他仍堅定地堅持這樣的觀點。他曾經有一句很有名的話“言人之不善,當如後患何?”。我覺得這句話是理解孟子“人性善”的關鍵。我在說“人性善”,你們一定要說“人性不善”,那麼你們知不知道說人性不善可能會有一個非常嚴重的道德後果。所以我就領悟到了,也許孟子確實犯了一個邏輯事實上的錯誤,但是他的這個錯誤是非常有價值的,他是為一個沒有全民宗教信仰作為道德支撐的民族尋找的道德基石。

         後來我又漸漸感覺到孟子又把“人性善”證明瞭出來,這就是我今天要講的孟子對人性善的終極證明。確定了孟子對人性善的終極證明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他的終極證明只有八個字。第一個就是“反躬自問”,第二個就是“推己及人”。孟子曾經假設了一個場景:任何一個人猛然間看見一個小孩要掉到井裡去了,第一反應肯定是緊張、憂慮,第一個動作肯定是將孩子從危險的井裡解救出來。但是在孟子作出這樣的假設,並且對我們有這樣的反應和行為作出一個肯定的答案後,他又對我們這種行為的動機做了一個非常好的切割。他說,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並不是想到了孩子的父母親是我們的朋友,也不是想到這樣做後會獲得社會的讚譽,也不是想到不救這個孩子後會受到輿論的譴責。那既然這個行為沒有現實的動機,那麼我們把一個孩子從井裡解救出來的動力又來自哪裡?這個反問是針對所有人的,孟子提醒我們每個人要“反躬自問”,當我們沒有現實生活中的功利性的動機和壓迫之後,我們是否還存在著一種純粹的善,或者說純粹的善意。我想孟子這個提問真的是非常有意思,也非常有利。我相信,幾乎所有人在夜晚捫心自問時我們都會對自己有一個很有信心的答案:哪怕這輩子我們做了很多很多的壞事,在某一些有利益相關的場合我們可能更多地做的是利益的選擇,而不是“義”選擇。但是,我們一定有一些時刻,在無關功利的情況下會有一些向善的選擇。所以我覺得,孟子的這一個假設對“人性善”的證明是非常重要的。這個重要不光是我們的反躬自問,更重要的是孟子的“反躬自問”,孟子對自己的信心。我相信孟子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一定是:我心中有善,並且是非常堅定的相信我心中有善。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一直有這樣的信念,人是高貴的,人是偉大的,人類是有尊嚴的,但人類的偉大與尊嚴並不存在於每一個個體之上。人類有很多個體是卑微的,是猥瑣的,甚至很下流。但是問題在於我們人類不管有多少卑微的、下流的人,我們總還有孔子、孟子、耶穌、釋迦摩尼、蘇格拉底這些人。只要有這些人在就證明了我們人類是可以達到某一種高貴的境界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儒家一直要把堯舜往上抬,這就是為什麼孟子一直要說人間不可以沒堯舜。既然堯舜可以做得到就證明了人性是偉大的,人性是善的。

         那麼接下來“推己及人”就很簡單,我心中有善,就不能否認你心中有善。我心中有善,你心中有善,我們就不能否認第三者,他心中也有善。這樣我們推下去,實際上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人心是善的,或至少是向善的。我覺得這就是孟子對人性善的終極證明。我現在對它做一個簡單的說明,孟子對人性善的終極證明不是在證明人性中的善有沒有,而是在反問我們相不相信我們心中有善;這個世界有沒有善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不相信這個世界有善。“人性善”並不是一個事實問題,而是一個信念問題。假如我們有了這個信念,這個善就在;假如我們沒有這個信念,這個善就消失了。所以在孟子看來,人性善不善不是一個問題,我們信不信才是一個問題。好的,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