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仁政思想當中的領袖觀》方宇

                                   孟子學院福建分院教授        方宇  

 【方宇,自號方山愚人,青年國學學者,國際NLP導師,資深領導力訓練專家,對先秦哲學和NLP身心語言學有著系統深入的研究,專注東西方思想的融合與運用,聚焦領袖素質的提升,致力於領導力思維語言訓練,遵循修齊治平的傳統理念,宣導尊重人性-合道發展的價值準則!教育三大使命:開發思維能源,創造語境空間,復興國學智慧!】

孟子學院福建分院方宇教授發表演說

        剛剛鮑教授的演講可以說是為了做了一個很好的開場白。如果說談到領袖,談到領袖觀,我們首先就問我們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什麼,或者儒家存在最強有力的根基是什麼?事實上,任何的一個文化離不開“教育”這兩個字。那麼,儒家文化的立根之本也是在於教育。那麼我們接下來問,儒家教育的核心是什麼教育呢?我們來談,儒家教育的核心是君子之教。那什麼叫君子之教呢?何為君?君者,群也。他是一個領導、領袖的概念。那什麼是“子”呢?在中國歷史上什麼樣的人有資格被稱為“子”?我們常說孔子、孟子、老子、莊子,凡是可以為人類指引方向,揭示人生真理的導師、先知,我們就把這種人稱作“子”。所以儒家的君子之教事實上就是培養一個民族的領導者,一種偉大的教育。就是這樣一種偉大的教育才支撐起儒家兩千多年來的文化昌盛。

        所以我今天和在座的各位來談,在今天這個社會,21世紀的今天,我們整個人類發展所面臨的最大的危機,事實上是一種領導理解,是一種領導全新的價值觀。領導的人類可以從落後走向繁榮,從困境走向光明。這樣一種卓越的領袖,可以幫助我們指明一條發展的道路。而這個指明的發展的道路建立在“人性善”的基礎上,才能夠建立起引領整個人類向前發展的一種卓越的領袖觀。所以人性善惡不是一個邏輯的問題,事實上是人類選擇的問題,是人類面對性善、性惡的過程中,我們如何做出一種選擇。

        下面我把孟子對如何做一個優秀領導者方面的思考跟各位做一個彙報,來談作為一個領導者的核心的第一思想是什麼,什麼是作為一個領導者,一個領袖最本質思考的問題。孟子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這裡面談到的是一個執政為誰,為誰執政的核心問題。那儒家和法家最本質的區別在於儒家是站在民權的角度上去思考執政的,法家是站在君權的角度上去思考執政的。所以執政為民還是執政為君成為儒法思想的重要的分水嶺。我們在這裡面看到,孟子提出了一個核心的指導思想。這個核心的指導思想是把整個的治理、管理的基礎是放在我們“民”的基礎上。那我們可以反觀在今天的企業管理中,要問我們的企業老闆、企業CEO的一個核心的問題,作為一個企業的發展,你的企業是為股東創造最大價值,還是為你的客戶創造最大的價值。這裡面也變成了一個企業老闆價值選擇的問題。因為不同的價值選擇會帶來不同的領導思想,也會帶來不同的文化建設。這是我們談到的第一點。

        那我們下來要來問:作為領導者,他的治理核心思想當中一個關鍵的著眼點在哪裡?這個著眼點就是“定於一”。那麼曾經有一個寓言講過一個故事,兩個卓越的馬夫同時駕馭一匹馬的話,這匹馬是無法駕馭好的。就像我們今天開一輛車,如果兩個司機同時去掌握一個方向盤,那麼這個車子一定要出問題。那麼同樣,作為一個卓越的領袖、組織管理者,組織治理有一個核心的前提就是“定於一”,就是要建立一個強有力的核心的領導。那這個強有力的核心的領導要在什麼基礎上才能得以實現呢?這就我們領導思維中的第三條 — 用什麼方式來“定於一”,在什麼方面上我們形成合一的力量。形成合一的力量實際上就是價值觀的問題,就是領導者價值選擇的問題。那麼我們來看什麼是價值觀呢?價值觀就是推動一個人的行為背後的標準。那在整個人類當中最大的一個價值選擇就是對待利益的態度。事實上對於利益的態度、取捨、選擇,將會成為一個組織凝聚人心當中最重要的一點。因為不同的價值選擇將會決定這個組織吸引什麼人,留住什麼人,培育什麼人的問題。我有請在座的各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所以孟子在談到利益標準的時候,他提了一個很鮮明、直接、尖銳的觀點。利是人人都希望的,所以梁惠王見孟子時開口就問:“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於吾國乎?”。孟子對此的回應,相當有利。如果作為最高領導者的大王只考慮怎樣有利於我的國家?那大夫便只考慮‘怎樣有利於我的封邑?’士人平民只考慮怎樣有利於我自身?上上下下互相爭奪利益,那國家就危險了。這就是義和利,義和利不是對立的關係,而是次序的關係。如果我們用另一個角度來理解義和利,我們可以用公和私來表達。利者,私也;義者,公也。當我們強調公義時,私利則在其中;當我們每個人都去追求私利時,公義就不復存在。在孟子的指導思想當中,義利的選擇也就成為一個領導者價值選擇的核心。

        接下來討論第四個問題,就是個人修為中最重要的要素是什麼?作為一個領導者最大的個人修為要素用八個字來形容: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正己方能正人,正己方可正百官,正百官方可正萬民,正萬民方可正四方。事實上作為一個領導者要求別人做什麼事情很容易,最難的是領導者自己的身體力行。孔子曾說過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格言“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另不從。“領導素養的核心條件就是人們不聽你說什麼,而是先看你做什麼。所以孟子提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應當作為領導者自身素質提升的一個核心關鍵。

        那麼我們來看第五個,一個組織成敗的核心要素是什麼?一個企業、一個組織成敗的核心要素實際上就是四個字:君臣關係,就是領導者與被領導的關係。一個方針制定得再好,如果君臣關係是不和諧的,上下是不能夠合心的,那麼任何一個美好的理想藍圖都不能夠實現。所以說君臣關係的打造是一個非常核心的要素,孟子說過“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這裡面談到了兩個關係。第一個要素是君臣關係中的主導權在君還是在臣,主導權在君,君是決定君臣關係的第一要素;第二要素是君臣是一種對等的關係,這是兩千多年前孟子曾提出的,這在今天來講也是非常重要的,具有借鑒和啟示的作用。所以如何處理好君臣關係、領導者與被領導者的關係是建立一個優秀組織的核心要素,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接下來,我們來談對領導者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三個字:不動心。孟子的學生曾問孟子“你現在到齊國當了王,你就可以實現你生平的理想,請問你動不動心?”孟子答道“不動心。”事實上,不動心對個人而言是尤為艱難的,對領導者而言是最大的挑戰。一個人的不動心來自於對自我清晰的認知,他對個人的榮辱不動心,對他人的評說不動心,對自我價值選擇堅定後的不動心,對外來壓力的不動心。所以孟子在塑造大丈夫精神的時候說過一段話“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不動心可以培育出浩然正氣,這也是對領袖的最大挑戰。

        最後一點,還是要回歸“人性善”的問題,孟子把整個理想藍圖就建立在對人性期望的基礎上,他進而談到整個儒家的建設,對人類未來的構想。當孟子的這種捨生取義的精神,他呼喚整個民眾自內向外的向上的力量。向上的力量也可以理解為向善的力量,只有這個人類都積極向善,這個組織這個國家才會奔騰向上。這種力量也是引導我們走出困境,走向未來的堅不可破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仁義”的力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