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孟子之人性論指導現實人生》 鄧立光

                             香港中文大學國學中心主任   鄧立光博士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論壇上的發言

                  【鄧立光博士,香港中文大學國學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高級講師北京國際易學聯合會副會長研究重點在《周易》、先秦諸子、宋明理學、道學、佛學、現代新儒學等。專著有《陳乾初研究》、《象數易鏡原》、《老子新詮》、《周易象數義理發微》(附《五行探原》)、《中國哲學與文化復興詮論》等,發表學術論文四十餘篇。

公職方面,曾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任顧問、華人廟宇委員會委員暨文化發展小組主席;現為華人廟宇委員會增補委員及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2007年負責特區政府在港舉行之「山東 – 香港祭孔大典」,2010年任國務院參事室主編《中國地域文化通覽》(香港卷)之副主編。

中文大學文學院國學中心鄧立光主任發表演說

        各位參加盛會的嘉賓、同道,大家好。我就談談個人對孟子的一些體會,討論一下現在在香港推行儒家的學說會遇到什麼問題。剛才已有教授說孟子的“性善論”究竟是人性本善還是外在選擇的問題,我的學問是從新儒家來的,繼承了牟宗三先生的系統。新儒家前邊是宋明理學,宋明理學家強調他們繼承了心性孔孟之道。所以在當代新儒家講學的過程中如何把握儒家精神。所以牟宗三先生他們和馮友蘭先生有很大的不一樣的地方。馮友蘭先生是中國哲學的大家,可是我們講的海外新儒家基本上跟他有很大的縫隙,在於對“良知”的把握。

        “良知”是孟子學說最精彩的,就是我們做一個人是不是一個道德主體的關鍵內容。所以在這方面的理論中,身體力行的話,你是孔孟之徒;不然的話,你就是外學,你講不知道在什麼,無法實踐,因為你無法確定方向。所以從一個外在的事情來說,這一次的論壇籌備時間很短,對國學中心沒有什麼好處,從利的角度來看。為什麼一口氣答應,這個對推廣我們傳統文化很有益處,我們說義不說利。所以我盡力要把它做好,這就不是利益的問題。從利的角度,對我而言沒有什麼好處,如果是承辦其他商業活動還更有利處。說回頭,孟子為什麼這麼偉大,孔子以後就是孟子,孔孟是連在一起說的。孔子說“仁”,孟子說“良知”,我們現在講講“良知”是不是我們生命主體中本身具有的。我們的新人講這方面的學問,他是好像西方的哲人一樣去做理性思考,還是從我們生命本身體會到道德的根源。很簡單,如果現在發生一件突發的事情,有人突然大叫一聲倒在地上,我們第一反應會是什麼。第一反應不一定是動作,而是在感情上面的嚇一跳。遇到什麼恐怖的事情,我們會很恐懼、不安。當我們看到任何覺得不忍心的事情時,都會這樣。這件事與我們無關,但為什麼我們會感到不安呢?孟子看出來,這就是“良知”。良知是每個人都有的,不是別人教我們的。學回來的是有限的,可是自己面對的情形是無限的,舉凡令人不安的事情,我們的心就會不安。另外還有一個情況就是在人多的時候,在巴士、地鐵上我們看見需要幫助的人,站不穩的我們扶她一把或者為有需要的人讓座。這些舉動的當下,我們的內心會清楚地感覺內在的愉悅、安慰感,這是良知的表現。所以良知表現出來的不是一個概念問題,是安與不安的問題。孟子教我們從這裡出發去擴充,安慰的你去做,不安的不要做。任何我們做壞事的,第一次會感到不安,做過一次之後,他安了。很容易解釋,他的良知被掩蓋了。這方面內在道德的體會在儒家、佛教、道教都看得很重要,所以我們現在真的要回復傳統文化,要將孟子的“人性善論”運用到生活中。先看到了自己的道德本性再決定去做什麼的。所以我內心的愉悅感讓我做當下的這個論壇,就這麼簡單,我現在忙得不得了,我還參加、支持。善的力量聚在一起,不問為什麼,應該從我的良知出發,我開心,就是這樣子。所以,孟子所說的良知問題從整個中國傳統文化儒家的道德系統來看是真真實實的。我們一定要從生命中體會,才能感知到孟子的“仁義”。剛剛提到的馮友蘭先生,他的學問了不起。他有一點說道“良知”問題,他說我們講良知是接著孟子之說,孟子這樣說,宋明理學家這樣說,這是學術的思路,這不是新的學問,是一脈相承,生命對生命,這是道統。所以我現在所說的不是我的發明,我是說孟子的學問、道德。我們擁有這樣的體系,一查便知什麼是道德,什麼叫功利。所以我們教書的首先要點明這一點,不僅在文字上去解釋是怎樣的。因為儒家是生命的學問,一定要從生命中開出來的,你感受不到,你沒辦法講這份學問。所以當我們要做道德抉擇時,前面的動機是什麼,如果是為了個人的利益,那你所做的根本不是道德行為。只有從良知出發,才可以說是道德行為,我所說的就是傳統儒家的態度。

        接下來,我說下在香港推行儒家學問的困難。香港幾十年來主要推行的是西方價值觀的學問,對中國傳統文化沒有興趣去弘揚、推廣。到現在為止都是一樣,沒有什麼改變,所以要花更大的力量去推廣傳統文化。連學生他們上的中文課、中國歷史課都出問題,那你們要我們怎麼教,連基礎都沒有,所以我們教的很辛苦,這個大環境是有問題的。我們沒有推脫,還是繼續地向前推,最重要是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要團結更多的力量。現在,孟子學院成立了,團結就是力量,我們可以做更多事情。希望我們往後有更多的機會能同大家站在一起,為我們國家、民族盡最大的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