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私塾第一人、中國孟母堂創始人》周應之

                          中國私塾第一人、中國孟母堂創始人      周應之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論壇上的發言

   【周應之,上海國學會常務副理事長、中國社區百姓禮堂發起人、 中國詩禮春秋新漢服創始人、福建省孟子文化發展促進會顧問、孟子學院福建分院名譽院長、全球孟子學院聯合發展總會名譽院長

????????????? 會周應之常務副理事長

         今天來到中文大學,我是一個符號,我今天穿的衣服叫做“深衣”,在《禮記》中有《深衣篇》。我希望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深衣”與中國文化的關係。香港作為時尚之都,我認為我這個衣服可以跟各位的時裝相提並論一下。我今天來到中文大學,山清水秀,山光海色盡攬眼底,心曠神怡。還看見錢穆先生“天人合一”的序跋在牆上與風雨同在。那個“天人合一”已經被大家說爛了,可這個社會到底對“天人合一”落實到幾分?天,天道;人,人道。天道和人道如何合一?今天,我在山上,感覺好像跟聖人在一起,跟錢穆先生在一起,感受到他“天人合一”的理想。可是,把眼光放到現實社會中,走進香港的深層,走進世界的深層。我們突然發現,天人無法合一,很難合一。我記得前段時間我到北大,我站在北大圖書館前駐足良久。我到了北京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堵車和霧霾,我看著恢弘的圖書館藏書無數。我的幾個朋友在北大讀博士,案台上一擺就是幾十本書,孜孜不倦地求學問。從北大、清華、到牛津、劍橋全世界的圖書館,人類積累的知識如此豐厚,可是對這個世界到底會造成怎樣的結果呢?好像整個圖書館的知識,算上電腦,都無法有效的解決人類的問題。那麼人類提出的思想到底有多大的作用。這不僅是今天討論的孔孟之道,還包括今天很多的思想家、哲人們提出的解決人類的問題,好像都很乏力,甚至有時荒唐可笑。在過去的20世紀出現了多少風雲變幻的人物興風作浪,可當這一頁翻過去,在我們看來好多都是幼稚可笑。沒有幾個值得我們今天去懷想的,那麼,在這個世界怎麼去對峙呢?靠思想家是不可行的,把圖書館的知識再延續一千年都無法解決人類的問題。

         而孟子用兩個字就解決了世界的問題,那就是“良知”。“良知”二字如何解決問題呢?在地震、海嘯等災難面前,大家都表現出了良知。但現在良知的發掘遠遠沒有把一個生命本身的完滿用良知的方式達到極限。所謂的極限就是“天地往來”。要把“良知”二字在生命的個體、社會發揮到極致,這就是良方。當然,要實現良知是不容易的。很多人說,我如何把良知發揮到最大效用?我認為要從讀經開始,從我們對生命自我的認識,對周邊的關係去感受我們每一寸心所蘊含的良知,才可能把良知在生命中發到最大化。當年孟子很辛苦,“後車數十乘,從者數百人,以傳食於諸侯,不以泰乎?”。孟子當時提出以民為本,但他真正的教育物件是王、諸侯,也許因為時代背景的局限沒有走一個教育百姓的路線。但到了兩千年以後,這個時代拯救人類自己的絕不是王,也不是諸侯,是我們自己。我們如何拯救自己呢?只有從“良知”入手,從個體、家庭、社會的良知入手,完善個體,完善社會,才可能拯救我們人類自己。如果人類把希望寄託在某個統治者、某個超能力人身上,絕無可能。所以如果孟子到今天,他的教育對象一定不是王和諸侯,而是要向大家宣導他最根本的教育理念——良知。如果這個教育不是要我們每一個人去發掘孟子“以民為本的根本“良知”的話。我可以說,再過一千年,我們也無法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我今天說要和孟子,和諸位同仁,一起辦孟子學院,就是去撒播孟子最初的“民為貴”,也就是發揮每個人的良知,使得整個世界的人心的正能量發揮出來。這個世界是我們期待的。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