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孟子性善之旨淺談中華文化復興之基礎在讀經教育》馮文舉

                          道中書院      馮文舉院長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論壇上的發言

 【馮文舉     2006年發起成立寒鐘國學社。曾任北京得謙學堂、北京三人行家塾(現“千人行書院”)讀經教師,六屆“論語一百”冬夏令營帶班輔導員、督學、副營長。

20122月入職北京王財貴讀經教育推廣中心(季謙教育諮詢中心),進駐白羊溝培訓學校,歷任師範班(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牟學班(第一期)班主任,讀經教育(第一期)宣導講師學員。

2015年初,發起成立鄭州道中書院,立志弘道中原,推廣實踐讀經教育

道中書院馮文舉院長演說

         在我學習國學的十年裡,前五年主要受錢穆先生、余英時先生馮友蘭先生影響,後五年傾注了全部心力在讀經教育,主要受當代新儒家牟宗三先生影響。今天上午,我們參觀了新亞書院校史館,駐足於天人合一合一景觀,親身感受到了我最仰慕的錢穆先生和牟宗三先生灌注生命、為中華文化存亡續絕的卓絕努力,非常激動!同時,也非常惶恐,各位專家學者都是前輩,後生小子不敢妄談學術學問,我願意在落實層面、教育方面談點體會,就教於大家。

         弘揚孟子文化,乃至於弘揚中華文化,最基礎性的工作,就在教育,確切地說,是在讀經教育;讀經教育最重要的學理支撐和基石即在孟子學說。教育是以人心面對人心的工作。所以,思考教育,必須了解人性,所謂劈柴不照紋,劈柴累死人,人性就是人成才的紋理和依據。全球兒童讀經教育首倡者、當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王財貴教授認為,教育是開發人性的工程,而人性有所謂的全程全幅。所謂全幅,就是新亞校訓說的誠明,所謂博文約禮,知識和智慧兩個層面;所謂全程,就是人類是以13歲為界限,幼稚期以記憶、吸收為重點,是為建體,13歲以後才是理解、表現的年齡,是為發用。故王財貴教授提出讀經教育,這其實是教育本來應該走的路。

         北宋之前,一千多年以來,只有孟子明確提出性善。人性是善的,王陽明《尊經閣記》所講通人物,達四海,塞天地,亘古今,無有乎弗具,無有乎弗同,它是人的共性或普遍性。孟子說人性是善的、光明的,這不是邏輯語言,不在現實的思考之中,它是啟發語言,這裡需要反躬自省的,是真實可證的。孟子舉例說,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並且連舉三個非,非掉一切外在條件,人類面對這種場景,如王陽明《尊經閣記》所講:其應乎感也,則為惻隱,為羞惡,為辭讓,為是非,惻隱之心從本心而發、由內感通而流露發外,道德意識湧現,這是由心善而證性善。天地之間,無非就是一個感應。宰我問三年之喪,孔子是以安與不安,即忍心不忍心來指點仁;宋明儒又以麻木說不仁,反之,感通為仁。宋明儒又說,感觸大者為大人,感觸小者為小人。《易經》上經首乾坤,下經首咸恒,上經講自然法則,下經講人間倫理,咸者,感也。真正的儒家都是以道德的感觸、感覺、感應、感通來說仁,來分判見道與否。這是陸王心學不同於程朱理學之處。牟先生說人性不但存有,而且活動,後者很關鍵。通俗點講,就是人性有生發的力道,這裡包含著對人性無窮的信心。韓愈說,自孔子沒,獨孟軻氏之傳得其宗。故求觀聖人之道者,必自孟子始。而古往今來,把握孟子學最真切的就是陸王心學。

         孟子講聖人者,人倫之至也,聖人先得我心之通然,聖人所講無非我心。而聖人不在了,但聖人的言教還在,就是經典,而六經者非他,吾心之常道也。喚醒啟發我們本自光明的心,需要誦讀經典,才能讓我們經常有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的感覺,良知常在常顯,順此良知而發,則為擴充涵養成德。

         中華文化之復興,在於人心人性之復,其基礎就在讀經教育。王教授主張,讀經要老實、大量,只有這樣,才能增加聖人之言與我們生命相感通的機會,原來,我們就是聖人,盈天地之間無非此心。所以,老實大量讀經,是打通生命之感應、開啟孔孟仁德之教的見道之門。《中庸》又講天命之謂性,這與孟子從下往上構成一個來回,是為天道性命相貫通之圓教,心也,性也,命也。一也。故牟宗三先生說心性合一,嚴格來講,天人合一還有點二,應該是天人本一,故老實大量讀經又是頓教不二法門。

         在教育上,知識是建構型的學問,是舉一反三,循序漸進;而智慧是浸潤型的學問,是舉三反一,不依賴於知識,一般人用知識輔助智慧的思路來做教育,乃對人性缺乏信心之漸教。今天,我們復興中華文化,也要以教育為入手、為重點、為基礎。牟宗三先生說,少兒讀經是中華文化復興的儲蓄銀行。程子曰:孟子有大功於世,以其言性善也。王財貴教授師承牟先生,首倡讀經讀經,見識卓絕,功不在禹下。故在此,我的觀點看法是,讀經教育是中華文化復興的第一步,是務本之基礎,是教育回歸人性的簡易之道。乃所願,則學季謙先生也!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