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四地均需教育之文化自覺》姚中秋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法學院雙聘教授

弘道書院      姚中秋院長 

                         ──《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論壇上的發言

       【姚中秋,筆名秋風,陝西蒲城人氏,歷史學專業背景,曾研究經濟學、政治哲學,譯著十餘種。近年致力於探究中國治理之道,闡發儒家義理,探索儒家復興並更化天下之道,著作十多種,最新出版《國史綱目》、《建國之道:周易政治哲學》等。

2013年廈創辦弘道書院,聚集儒門同道,在大學中普及儒家價值,在學術界助推中國思想之生產,並成立江右弘道書院(南昌)、嶺南弘道書院(廣州)兩家分院。】

2f58cbcc-f05e-4e59-8088-d5defa43ba32Displaying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法學院姚中秋雙聘教授發表演說.JPG

首先祝賀我們香港孟子學院成立,前面的各位嘉賓就孟子學說之大義及今日之現實意義都做了非常深刻的闡述,讓我受益匪淺。我記得太史公在《孟子荀卿列傳》中講孟子的處境,當時“天下方務於合從連衡,以攻伐為賢。而孟軻乃述唐、虞、三代之德,是以所如者不合。”孟子不合當時的社會潮流,所以無法得到任用。但孟子並沒有放棄他自己的志向,“退而與萬章之徒序《詩》《書》,述仲尼之意”。就像剛才梁濤教授所講的因為孟子,孔子確立了他聖人的地位。所以古人講“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那我們也可以說“天生孟夫子,仲尼道則名”。因為有孟子,孔子的道就成為了中國的常道,也是“天下歸仁”的大道。我想孟子的學說不僅僅是對我們中國人,而對天下所有人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我接下來要討論的問題是如何讓現實意義充分發揮出來,如何讓孟子的學說被更多的人所了解、接觸、明白。簡而言之,就是討論如何興起孟子之教,我的結論就是我的發言題目。我認為中國兩岸四地、整個社會,最重要的是政府和教育機構以及從事教育的人士均需教育之文化自覺。我認為對今日的中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一次教育的更換、改革。我想從孔子說起,今天我和鮑鵬山教授、劉強教授一起到銅鑼灣附件的《孔聖堂中學》參觀。我們在車上就談到一個問題,說孔子其實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創業者,因為他興起了一個文教,興起了一個教育的事業。而他通過這樣教育的事業,改變了中國,塑造了中國。中國的歷史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孔子之前是一個階段,孔子之後是一個階段。孔子興辦教育,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們這些天在香港,滿眼所及都是基督教教堂,當然這是西人教化的場所,是非常重要的。那孔子是用什麼來教化人,孔子是用學。《論語》的第一個字就是“學”,“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就是興起教育。他不是要人通過信神來提升自己,而是通過學來提升自己,養成士君子。從漢武帝推明《六經》尊重儒學之後,更推動了中國形成以養成士君子為目標的教育體系。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有一套學校,我相信這是世界上最早最完整的公立教育體系。而這個教育體系同孔子興起的民間教育體系共同構成了完整的教育體系、覆蓋所有的人。我覺得最精采的故事在後面,從漢武帝以來,中國政府建立了一套選舉制度,天下為公,選賢予能。從這些接受過教育的士君子中挑選最優秀的人進入政府,從未建立起一個士人政府。說到這,我就想對錢穆先生表達我的敬意。剛才中午的時候,我們一起到新亞書院,我認為錢穆先生其實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因為他把我們中國社會過去兩千多年的治理之道給我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揭示出來了。那就是從學校,經過了一個選舉制度,最後建立了一個士人政府,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政府。很不幸,到了19世紀中期以後,中國和西方有一個相遇,中國文化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中間經歷了很多很複雜的事情。中國的士人尋求變化,所以我們看見了一次又一次的變革,每一次的變革我們看到首當其衝的都是教育。比如說,清末的新政,就是以教育為開端,並且在教育的領域中取得的成就最大。比如說,廢除科舉,1915年廢除了科舉到今年正好一百年,由此中國就變了。因為教育始終是我們中國文化的根本,也是中國社會治理的根本,它同樣也是中國政治的核心。從漢武帝以來的一套制度,根本上就是立足於教育。中國人在過去一百年經歷了很多曲折,有很多茫然,直到今天,我們仍處於茫然無措的狀態。根本原因就是我們的教育在過去的一百年基本上都在去中國化,這是中國社會整個20世紀最嚴重的問題,剛才鄧教授也講到了。當然我們在大陸我們的感觸應該是更深。因為我自己就是在文革那一年出生的。當時的學校不僅僅是把孔孟請出去了,還要再踩他一腳。我上小學的時候,就經歷了我們喊著口號,在滿大街的要打倒孔子,批林批孔運動。所以,今天在大陸有兩三代的精英完全不知道孔子在說什麼,孟子在說什麼。但是他們都反對,無知,所以反對。並不僅僅是反對,他們是怨恨,這是大陸的情況。但比較欣慰的是,大陸的這個情況在過去的十年有了一些變化。所以,我們這次有十幾位從事儒家教育的朋友一起到香港來,這在十年前是無法想像的。但很不幸,當大陸的教育在逐漸回到中國的正道時,在台灣、香港的教育看到了一輪去中國化,這是擺在我們全體中國人面前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到今天,我們會看到整個中國有一套看起來相當完備的教育體系,從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問下自己,究竟我們的學校教了多少中國文化,我們的老師們有多少是對中國文化有同情心的,就是錢穆先生在他的《國史大綱》中提出的“同情的理解”,我們有沒有?現在,大陸和港台是相向而行,在大陸的教育系統在不斷地加強傳統文化的、中華文化的教育,而在港台我們看到一種偏離。所以,我們今天成立孟子學院,尤其是在香港成立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兩岸四地要想繼續像一家人那樣過日子,我們首先要去正人心,保持我們在文化上的一個共同的認同。當然我們讀書人所能做的也只就是用中國文化去推動整個教育的變革,把更多的中國文化帶到教育體系中,更多的用孔孟之道來化成一個真正的中國人。所以,我想今天我們討論“孟子學說的現實意義”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但最重要的是香港孟子學院的成立。這樣,我們就有一些機制、平台把孟子的學說傳播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子曰:人能弘道 ”,與各位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