饑者甘食,渴者甘飲,是未得飲食之正也,飲渴害之也。豈惟口腹有饑渴之害?人心亦皆有害。人能無以饑渴之害為心害,則不及人不為憂矣。

饑餓的人吃什麼都美,乾渴的人喝什麼都甜,這是由於沒有嘗到飲水和食物的正常味道,因為饑餓與乾渴損害了他的味覺。難道只有嘴舌和肚子有饑餓乾渴的損害嗎?人心也都有類似的損害。如果人能夠不使饑餓乾渴造成的那種損害,成為人心的損害,那就不會把比不上別人作為憂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