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近而指遠者,善言也;守約而施博者,善道也。君子之言也,不下帶而道存焉;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於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輕。

語言淺近而意義深遠的話,這屬於善言;運用簡單但影響廣泛的方法,這屬於善道。君子的語言,看去平凡但都含著很深的道義;君子的操守,以修養本身入手進而達到使天下太平。一般人的毛病就在於放下自己的田不去種而來耕別人的田對別人要求十分嚴格,可自己承擔的卻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