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人必先有自取侮辱的行為,別人才侮辱他;家必先有自取毀壞的因素,別人才毀壞它,國必先有自取討伐的原因,別人才討伐它。